五仁冰皮粽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是一种快乐。有朋自远方来。要命的。人不知而不愠。不是一个绅士。

自欺欺人

嗯,这篇是我的朋友写的,她暂时没有Lofter账号,所以叫我发过来。

以上.....【躺

 弗雷失踪了。

   自那一天以后,弗雷就再没出现在道道尔学院。赵公明起初以为弗雷离开了道道尔山谷,就像几年前那样,但是细想却没什么道理,毕竟弗雷的清白已经被证明了。

   弗雷到底去了哪里?

   其实赵公明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意弗雷,但是看不到那个身影,他总觉得心里有一个地方空落落的,像是丢了什么。

   总是去骚扰小爱,是因为这样就可以见到弗雷。

   总是惹弗雷生气,是因为他不习惯弗雷变得面无表情的脸。

   总是去放高利贷,是因为以前的时候弗雷会来阻止他。

   在天照和大蛇来时去支援,是因为知道弗雷总是逞强。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弗雷的存在;习惯了放债时突然有一个人出来阻止;习惯了每天都看到那双眼睛;习惯了和弗雷一起打架,习惯了许多的事情……

   他不明白自己对弗雷到底是怎样的感情。说是朋友,但又不像;说只是认识的人,却也不是。

   花羽见他这魂魄出窍的样子,忍不住开玩笑说:“赵公明你是看上我们库伯勒族哪个姑娘了,改天我给你说媒去~”

   “滚,谁会对死人妖感兴趣啊!”赵公明黑了脸。

   “看你这整天两眼放空魂不守舍的样子,谁都看得出是害了相思病了,”花羽嘿嘿笑,“你难道怀疑我做女人的经验吗~”

   “……”

   怎么可能呢,那个傲娇又暴力的家伙怎么看都不是让人喜欢的类型。但是时常瞧见弗雷在意东方爱心里还是会升起一丝不爽,但是他很清楚他说小爱是他的娘子纯属胡闹而已,绝无半点真心。

   赵公明自认可以很好地控制情绪,毕竟装了那么多年的废柴二货还没有被发现,但是他的情绪总是会轻易被弗雷改变。

    对啊,自己会变成这个奇怪的样子全是因为弗雷,所以说只要找到这个家伙就好了。

    赵公明开始翻学院,宿舍楼、竞技场、后山树林,甚至校长室都找了,但连弗雷的影子都没有瞧见。

   “啊呀赵公明你觉得依弗雷的性子会到我这人妖物品专卖店吗~”花羽如是说。

   “那个家伙啊……没看见。快走吧我要修电路了。”赫菲。

   “……没看见。赵公明,弗雷不会愿意看见你这个样子的。”小爱沉默半晌,说道。

   “赵公明你疯了吧?弗雷早就唔唔唔唔唔唔唔?!(杜尔迦你干什么?!)”托尔。

   “赵公明,亲爱的他什么都没说哦~”杜尔迦。

   所有的人都说没看见弗雷,但话语中有很明显的隐瞒的味道,估计又是那只死海豹。

   “死老头,你到底知不知道弗雷在哪里?”赵公明再次一脚踹开了校长室,拎起那只不靠谱又欠扁的胖乎乎的老海豹。

   “HOHOHO,不要浮躁啊少年~”所以说果然不愧是经历了上古浩劫的道道尔学院的校长,在被拎起来的情况下还能淡定的喝茶,“老夫什么也不知道哦HOHOHO~”

   赵公明拿出一个24K金的球球。

   “呃这个…那个…老夫真的什么都不知道HOHO……”海豹的眼神开始游移不定。

   赵公明掏出一把银票。

   “老夫告诉你啊,去找托尔吧,他什么都知道HOHOHO~”道道尔斯基的眼睛变成了“¥”

   海豹完败。

   当赵公明找到托尔的时候,太阳已落下了,只余下暮光在天际陪伴着火烧云,呈现出一种热烈却有孤独的色彩。

   “你当真要知道?”托尔很认真地望着赵公明,紫色的眸子中有一种不明的意味,“死老头说这消息谁都能知道,就你不能。”

   赵公明撇撇嘴:“哟,王子殿下还真是个听老师话的好孩子呢。只是这欠条……唉,可惜了,原来还等着你告诉我然后就一笔勾销了呢~”

   “赵公明,没用的。”

   “你告诉我了我就不再去烦娘子哟~☆”

   “我说了没用……”

   “以后你借钱我不收利息哟~☆”

   “喂……”

   “小托尔这样都不行么你可是有些贪心了啊……”

   “赵公明你烦不烦!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当然能怎么样了啊~这样朕就可以找到弗雷了啊~☆”

   “弗雷哥哥他早就死了啊!”

   夜幕已降临,连月亮都躲了起来。黑色的天空中只有几片云彩在飘着,相互簇拥在一起取暖。乌鸦呱呱的声音飘荡在孤寂的夜中,就像是在为死者超度的桥梁。秋后的寒风孤独的刮着,在空气中唱着丧歌。

   托尔的拳头紧紧握着,脸色因激动而泛起了红晕,他别过了脸,似是有些懊恼自己太过激动就说出了这件事情。赵公明突然沉默,在昏暗的夜色下看不清他的表情,倒叫人有些害怕。

   “喂,你…没事吧……”托尔有些担心【内心:本大爷才不是要关心这个二货呢但是毕竟是哥夫【咦?】不管说不过去】,“咳…那个,节哀顺变啊……”【←这就是不会说话的孩子哟西~☆

   “没事。”赵公明晃过神来,淡淡道。

    心中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彻心扉,而只是像落下了一块石头那样,果然自己所求的只是个答案而已。匆匆告别托尔,赵公明回到了自己那金碧辉煌好似天上琼楼玉宇【喂!】的宫殿。然后,我们道道尔学园制霸多年的小皇帝赵公明同学躺在金丝楠木挂着烟罗纱帐铺着蜀锦丝绵被的床上失眠了_,【喂你真的够了!

    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出弗雷的影子。

    “你怎么能放高利贷呢?”

“我叫弗雷,你叫什么名字?”

“赵公明,你信我吗?”

“总之我回来了,许多事情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尤其要明白这一点。”

“不要。”

“去死。”

“你怎么来了!”

“赵公明,别看他眼睛!”

     ……

    他突然发现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大脑不要去想这些事,就好像是他的大脑中有另外一个灵魂在控制那样。他用被子蒙住头,双手捂住耳朵使劲让自己睡觉,但一直折腾到凌晨才进入浅眠。

    果然变得越来越奇怪了,总是不可抑制地去想弗雷,而且还像发疯了似的去收集弗雷留下的东西。

    第一天他把弗雷用过的登记本弄了过来。本子还很新,上面只有少年写在封面上的干净的笔迹。说是登记本,其实连任何一个名字都没有。他轻轻抚摸着本子封面上的字,暗骂了声笨蛋。

   第二天他找到了几张过去的照片,是花羽给的。看照片上人的模样,似乎是他们学生时期的。七月的阳光被剪成了碎片,透过层层叠叠的叶子照在他们的头发和脸上。他们在树下靠着树干睡觉,弗雷的脑袋靠着他的肩膀,他的脑袋倚着弗雷的脑袋。

那时候的弗雷,还可以露出开心的笑容,不像归来之后,整天一张冷冰冰的扑克脸。他的手盖着弗雷的手,弗雷则是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个微笑。这照片估计是花羽偷偷拍的,他无奈地想。他很讨厌照相,因为每次照相他都不知道该摆出一个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那个黑洞洞的镜头,而刻意摆出的表情则看上去十分的傻X。

而弗雷的那些照片早在很久以前就几乎被全部销毁了,在那件事之后。而学院中也渐渐淡忘了这个人,这件事。

不过现在倒是要感谢花羽,要不然当真连过去的念想都没了。

第三天托尔给了他一个日记本,说是在收拾弗雷的东西时在书柜夹层中找到的。他翻看了一下,应该是弗雷回到道道尔学院之后开始写的日记。字体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好看,写的也只是一些学院中琐碎的小事。

其实这个家伙一直都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和以前的区别大概只是外显的温柔和现在内敛的温柔吧。所以啊,弗雷其实一直都是一个笨蛋,笨到无可救药的家伙。

他坐在树下看着这本日记,不知怎么了,突然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说着一些类似“小弗雷你以为这样子朕就会认输了吗?”这样子别人听不懂的话。他大笑着,连眼泪都笑了出来。嘴里一边说着“啊呀呀真烦人怎么笑成这样啊不过不怪朕因为这玩意是在太好笑了……”一边抬手去擦笑出来的泪花,却总也擦不干净。心中空掉的那块地方好像已经找不回来了,因为已经摔在地上了啊,那个声音就像是玻璃被使劲摔在地板上一样。

其实一开始就被花羽说中了,只是一直不想承认,因为那样就代表认输。但是他没想到弗雷对他抱有的竟然也是这样一种感情,不过和他一样,不愿说出来罢了。他们两个都太过相似,也都太过骄傲,所以就这样子有缘无分了一生。

入夜,月明星稀,他躺在床上再次梦到了弗雷。那人仍旧像以前那样穿着整整齐齐的禁欲西装三件套,连手套都是一丝不苟地戴在手上。眼睛看着他,嘴巴开开合合似在说着什么。

这不是他第一次梦见弗雷了,自从知道弗雷已经不在那天,他每夜都能梦见弗雷。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总是看着他,还是那么像夏天的阳光。

喂,你不要老是出现在我的梦里好不好,就算你有放不下的事情也不要来找我啊!为什么你的眼睛里都是这种情绪呢?现在都已经和平了,为什么你的目光还是那么悲伤呢?你在说话啊……那么大点声好不好,我什么都听不见呐。

他看着弗雷喃喃道,一边努力地辨认弗雷的口型。

你知不知道我变成现在这个奇怪的样子都是因为你啊爱卿,因为我喜欢你啊……真是的,我都已经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你就……你就笑一个呗~☆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所以这才是你的本质吧弗雷,你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

他眯着眼睛看着弗雷,寻思着弗雷到底在说什么,但他突然像是通了电那样颤了一下。因为他突然知道弗雷在说什么了。

【赵公明,再见,对不起。】

看着面前弗雷的影子突然开始消散,赵公明心底没由来的透出一丝恐慌,就好像……就好像感觉以后再也看不到弗雷一样。这个世界的人死去之后并不会消失,而是会转世。相同的名字,相同的模样,因为神的灵魂是永存的。所以死亡只是一场休息而已,并不是值得恐慌的事情。但赵公明就是觉得好像弗雷已经不能转世,这一次梦见他只是他对自己的告别而已。他伸手想拉住面前的人,却只抓住了空气。意识也渐渐迷失在黑暗之中,一些东西消失了,但却没人知道。

夜晚很快过去了,太阳再次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升起。清晨的阳光照进了窗子,照在赵公明的眼皮上。他眼皮动了动,睁开眼来。

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真正的进入睡眠了……他想道,之前的那段日子好像一直在失眠,但回想时却又是一片空白,怎么都想不起来是因为什么而失眠。算了,不想这些了。他晃晃头,起身下地。

道道尔学院已经不见了战后那段日子的荒凉,而是再次呈现出一片祥和安乐的气氛。每个人好像都已经忘却了几个月前的事情,面上是灿烂的笑容。这样才像样嘛……学院就该有个学院的样子。啊,花羽的人妖物品专卖店应该重新开业了,那就去收债吧~☆

他走在路上,街道上是来来往往的人,看样子每个人都没有少。

不过有点不对啊,好像还是漏了什么……他挠挠头,自己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或者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不过和收债没关就不关朕的事,谁知道少了谁啊。

他站在花羽的店门口推开了玻璃门,摇着扇子晃了进去,对花羽说道:“小花羽啊,你欠下的债该还了吧~☆”

================thre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8 )

© 五仁冰皮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