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仁冰皮粽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是一种快乐。有朋自远方来。要命的。人不知而不愠。不是一个绅士。

【王疯】相性一百问1~50问

官方糖不够,同人自己凑QWQQQQQ

于是摸鱼先摸前50问,后面的等期中考完再说QWQQQQQ

OOC有,以及设定是两个已经确定关系了。

 

方浊手上拿着问卷,一脸玩味地看着坐在她面前的王鲲鹏和徐云风。那两个人被她看得有些尴尬,于是双双别过脸不直视她的目光,假装自己正在看风景。方浊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却得到徐云风一个瞪眼,然后王鲲鹏在一边给徐云风顺毛。

“所以……”方浊忍着笑意,缓缓开口,“徐大哥王师兄你们到底做不做这个问卷?我保证只要问卷填完之后就再也没麻烦事儿了。”

徐云风闻言抬起眼皮子瞟了方浊一眼,嘴里嘟嘟囔囔不知说了句什么,好像是什么“这丫头现在咋变成这样了”一类的。王鲲鹏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的神色,只是伸手拍拍徐云风的肩膀,嘴巴凑到徐云风的耳朵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就看见徐云风有些勉强地点了点头,接着方浊就听见王鲲鹏对她说徐云风答应做问卷了。

“这不就结了,真不知道徐大哥之前在纠结什么……”方浊达成目的笑得一脸开心无害,“那么开始吧~”

 

1请问您的名字?

王:王鲲鹏

疯:徐云风,顺便你王师兄忘了他的外号叫王八。

王(笑眯眯):疯子,你外号比我的好听多了。

疯(瞟王八一眼):下一题。

 

2 年龄是?

王:三十出头。

疯:和他一样。

 

3 性别是?

疯:男。

王:男。

方:咳这一题的确是废话……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王:对在意的事情和人比较执拗吧,下决心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重视事业多过个人感情,总体还是理性居多。

疯:比较随性,重感情,有一点和他像,就是对在意的人执拗,总是钻牛角尖,常常一不注意就钻死胡同了。

王:你也知道啊。

疯:钻牛角尖也好过你,连自己师父的骨灰都不放过。

王(苦笑):疯子,别说了。

方:好了好了,下一题。

疯(别过头):哼……

 

5 对方的性格?

疯(迫不及待):王八蛋,冷血,事儿精,为达成目的不择手段,能利用的都要利用上,有时候丝毫不顾别人感受……

王(打断疯子):你说我这么多,你自己又好多少?而且要说事儿精的话,你不是比我还多事?凡事随性而为不顾后果,明明比我有天赋得多但又不去学道术,若是当年你去跟着师父,师父也不至于……(扶额头苦笑)钻牛角尖这点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向方浊,声音很小不让疯子听到)其实疯子挺傻的,当年师父功力全失,我让疯子看着师父,自己去北京跟着老严,这个傻瓜那时候和不会方术,守了那么长时间不知道有多辛苦,我还……其实他还有点喜怒不定,到底随心的时候多。

方(叹气):王师兄,那些事情都过去啦,和那些比起来,不是未来更重要吗?而且如果徐大哥当真那么讨厌你,那他现在会在这里和你一起做问卷吗?

王:……也是。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王:高中,教室。如果是他被抹去的时候,那就是徐玉峰的婚礼。

疯:……嗯。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疯:戴眼镜的,似乎比较孤僻,也不大好接近。只是没想到后来居然和他这么扯不清。

王:你也差不多,感觉是个不爱学习的刺儿头,结果还真是……长得挺清秀眼睛也很漂亮,结果没想到居然那么能惹麻烦。

疯(凉飕飕):我能惹事儿我麻烦,那你找别人帮你对付张光壁去。

王:……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王(笑眯眯):重感情,虽然有时候傻了点儿。

疯(有些尴尬别过头):我……其实现在到底说还是靠他养着,所以就算是知道我只是用来对付张光壁的工具我也认了。

王:不是工具。

疯:啥?

王(认真):疯子你从来不是工具,我认真的。

疯(假装望天擦眼睛):哈……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王(揉疯子的脑袋):爱钻牛角尖,有时候太随心,还有,最近网瘾太大。

疯(甩掉王八的手):之前说过了,有时候太过冷静计算一切,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利用一切,判断事情经常只看一半就直接主观臆测。

王:我啥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直接闭嘴)

疯(直接炸了):妈的王抱阳你这翻脸不认事儿的本事见长啊,那你说说当年是谁觉得我故意去找金旋子去学方术就是为了和你争夺诡道执掌的?又是谁在七眼泉集会那儿觉得我是过来和你抢过阴人的身份然后大打出手的?他妈的!

王(突然抱住疯子):疯子,我错了,对不起。

疯(使劲挣扎):妈的放开!

王:不。

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展开好神奇):……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王(成功顺毛完毕):好。

疯(有点别扭):还可以吧……

方:那就是好了~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疯:王八,生气的时候叫王鲲鹏或者王抱阳王道长。

王:平时就叫疯子,和他一样,发火的时候叫大名。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王:普通的就好,就叫王八。

疯:……疯子。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疯(看一眼王八开始笑):王八。

王(无奈):狍子。

方:咦?

王:因为傻。

方:……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王:游戏点卡什么的吧,投其所好嘛,疯子还是很好哄的。

疯(挠头):答应尽全力帮他对付张光壁吧,毕竟这也是他一直希望的事。

王(有点感动握住疯子的手):疯子……

疯(怒):我操别那么肉麻!

王(有些无奈笑了笑):……其实我想说现在除了对付张光壁之外我还希望你好好的。

方(小声):啊哈哈……喜怒不定,喜怒不定,我懂。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疯:游戏点卡,装备!

王(指疯子):他能安静消停点我就谢天谢地了。不过……(小声)其实比较想要他这个人。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王:网瘾过重。本来觉醒了双瞳眼睛就不灵光,现在看电脑那么多都快成睁眼瞎了,要不以后干脆改名叫瞎子?

疯(自知理亏沉默不语):……

方(忍笑):徐大哥,你还没说呢。

疯:对他不满啊,那些事情早过去了,现在说也没用,如果是现在的话也就是突然给我塞了个徒弟。

王:行了,下一题。

 

17 您的毛病是?

疯(扳手指头数):钻牛角尖,喜怒不定,做事随心不顾后果,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随随便便,网瘾,喜欢没事儿读别人脑子玩儿。

王(苦笑):有时只凭一个方面武断事情本质,功利心太重,要说钻牛角尖也有。

 

18 对方的毛病是?

王:就他刚说的那些,他有时候看问题比我透彻一些。

疯:薄情。

王(愣):什么?

疯:我们做这份问卷这么长时间,你可有提到一下或半下董玲?比如当年那些事情。

王(摆手):董玲已经和我离婚了,现在的事情又何必牵扯到她。

疯:啧,果然。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疯:给我找麻烦事儿。

王:以前的话就是他做什么事儿都吊儿郎当,现在的话就是总喜欢待在网吧几天几夜,回来之后常常不洗澡直接躺沙发。

疯:嫌我脏有种别管我。

王(被气乐了):你他妈想生病就直说。

疯:我……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王(无奈):打扰他玩网游,还有私自找麻烦事给他。

疯(有些心虚):现在的话……真没有,除了从网吧被捞回来之后不洗澡直接睡他家沙发。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疯(大咧咧):能做的都做了,不能做的也做了。

王(有点尴尬喝口茶):……是。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疯(转头看王八):我们约会过吗?约的都是炮吧。

王:高中教学楼天台?七眼泉?三峡古道?

方:……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疯:剑拔弩张。

方(冷汗):徐大哥,三峡古道那些不算……

疯(淡定):在床上也一样。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方:行了徐大哥王师兄我懂,上床嘛。

疯(小声问王八):这丫头到底经历了什么咋现在这么……

王(小声):年轻人的世界我已经看不懂了。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王:咳……

疯:咳……

方:……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疯(不自然):给个祝福吧……还有做的时候主动一点。

王(笑容满面):明天我阴历生日。

疯(炸毛):妈的说正事!

王:行行行……他过生日的话,如果没什么事情就拉他出去走一走,总之会陪着他。

方(诧异):居然没有不纯洁的东西!

王(干咳):呃咳……当然如果他想的话也会依着他,以及小孩子思想放纯洁点。

方(无辜笑):……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疯(指):他。

王:是我。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王(思索,然后笑):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做的所有事情都与他相关,而且深究到底原因也都是他,感觉一辈子就这样分不开了。

疯(有点迟疑):我……他拜托我的事情,有一些明知道可能是利用或者别的什么还是愿意去做,比如收黄坤做徒弟啊……什么的。应该算是喜欢吧,如果是别人的事情我也懒得管那么多,而且确实也离不开他。

王:疯子,我从没想过要利用你。

疯(诧异看,然后摆手):行了,不说了,其实现在这么多事儿根本根源不在你我,只是若不是我当年一定要救草帽人,咱们现在也不至于这样。

王(捏额角):唉……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王(有些疲惫):……爱。

疯:……大概。

方:徐大哥为什么不确定呢?之前不是(非直接地)承认过喜欢吗?

疯:喜欢又不等于爱。

王:我爱他,与他无关。不过当初如果不是疯子而是别的朋友惹上了草帽人,我应该不会想着去学方术。(接着与方浊嘀嘀咕咕)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疯子他见了梵天被抹去存在之后现在有多玻璃心,心态得慢慢调整现在已经比开始好很多了。

疯:王八?

王(回过神,笑):所以我在想,是不是那时候就开始在乎你了。

疯(愣了一下,然后也开始笑):哈,也是。还有你信不信,当初和你争过阴人的身份,我最初想的只是不想让你和赵先生那样,不到四十岁就死了。没有异能的普通人要去当过阴人,是要拿寿元还有别的东西交换的。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疯:其实要是他叫我帮忙的话,说什么都没辙。

王:说话时候不小心提到当年,然后他发火的时候。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王:让他去,毕竟那也是他的自由,我没有权力去管他每一件事。

疯:和他一样,而且谁敢拦着自己衣食父母谈恋爱?还有王八你语气别那么酸溜溜的行不,说得好像我已经出轨还是怎么的似的。

王(仍旧酸着):曾婷,孙六壬。

疯(炸):放屁曾婷人家他妈的都不记得我还有屁用,还有孙六壬,我现在还有这具臭皮囊来帮你对付张光壁来被你操,你还得感谢人家呢!

王(抱住,揉头发):行了疯子,我错了,不该提孙六壬。

疯(被顺毛,碎碎念):他妈的老子还没和你说董玲呢你倒是先吃上飞醋了,我他妈是不是还得感谢王道长的厚爱?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疯:允许变心,但不原谅。

王(握住疯子的手):嗯,一样。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王:不可能,因为从来都是我单方面找他然后就一起出门了,而且一般他就在我家里或者网吧。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疯(嘴张了张,突然脸红):……王八,你先说。

王(了然笑):很安静的时候清清浅浅的笑,看上去特别勾人。

疯(别过头,有点不自然):……有几次从网吧回来,到了家直接把我推浴室扒衣服叫我洗澡的时候。

方:卧槽徐大哥原来你喜欢这个调调!

王(笑眯眯补充):对了,其实疯子睡着的时候也是很……因为看上去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的样子简直……啧啧啧。

疯:滚!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王:走三峡古道。

方(失望):我以为会是做……

疯(笑骂):小屁孩子,没事儿别想那些大人的事情。(向王八)走古道确实挺心跳加速的,加速过头了,哈~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疯(看着王八):我们现在和幸福搭边吗?

王:一半挂一半,搭伙过日子也算吧。(回忆以前,笑)从前的话就是天天在学校研究道术啊医术还有算术的时候。而且我们当年还约定以后一个当算命的一个当郎中,在全中国走一走,顺便在路上坑蒙拐骗一下什么的。

方:原来当年就已经……了吗果然真爱一生一起走(捂眼睛)

 

39 曾经吵架么?

王:肯定吵,而且不止一次。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王(苦笑):关于我师父,草帽人,现在有时候是孙拂尘和孙六壬。

 

41 之后如何和好?

疯:……他理亏道歉,我理亏冷战,冷战到下一次他过来找我帮忙。

王:啊其实还有直接做……

疯:闭嘴!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王:如果可以的话当然希望。

疯(嘲讽):我都已经被抹去了,哪里还有什么转世或者下辈子。

王(皱眉):疯子,别说傻话。

疯(嗤笑):我说的这个是事实,哪里是傻话?

王(沉默不语):……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王:不管多麻烦的事情拜托给他都会去做的时候,虽然他总是一边骂一边做,但都是尽心尽力。每次惹了麻烦都过来找我的时候,还有……知道他不想让我当过阴人的原因的时候。

疯(轻咳):以前有了麻烦事过去找他,他从来没拒绝过……还有去了徐玉峰的婚礼之后突然被他找到拉上车,然后现在被他养着。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王(笑容满面):养着他。

疯:为他做我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情。

方:啊拉两个都是行动派呢~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疯(低落):在他那次和我说“恭喜你,过阴人”的时候。

王(愧疚):……说实话,没有。就算有些事情当时觉得很愤怒但是事后仔细想想,才发现他到底是为我好,反倒是我不知道给他心里捅了多少刀子。

方:……所以我才说徐大哥真的太辛苦。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王(笑眯眯):牡丹。

方:诶有点出乎意料……

王:因为很艳丽啊,在他用螟蛉的时候,还有双瞳显现出来的时候,几乎让人移不开眼。

方(碎碎念):怎么觉得突然就变成了王师兄的情话课堂→_→

疯(望天):他啊,仙人球。

王:疯子你他妈真是我的真爱。

疯:是啊是啊看我多爱你。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王:有……关于浮萍,还有我和他熟识之前的一些往事。不过如果他想听,我会说的。

疯:大事上基本没有,小事的话就是比如现在练级练到几级打出了什么装备一类的。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疯:穷,挫,现在还只能活在别人的记忆里。

王(想要安慰疯子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疯子,我……

方(打圆场):王师兄,那你呢?

王(深呼吸):没有异能。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王(推眼镜):秘密的,毕竟现在连张光壁都不知道疯子的存在。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王(看疯子一眼,笑):他存在多久我就能维持多久,永久什么的也太久了。顺便,这个存在包括在我脑子里存在。

疯(无所谓):维持不下去这种事情等我消失之后再说吧。

评论 ( 22 )
热度 ( 16 )

© 五仁冰皮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