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仁冰皮粽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是一种快乐。有朋自远方来。要命的。人不知而不愠。不是一个绅士。

七年之痒【王疯】

很久以前的脑洞【躺

OOC得连人物都不敢认【躺

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墓园的铁门慢慢地打开,一辆轿车停在墓园门口,王鲲鹏从车上走了下来,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今天的天气不是很晴朗,而是有些阴沉沉的样子。季节已进入了秋,风也冷飕飕的。
他径自走进空无一人的墓园,因为时间还早,所以并没有什么人过来看望故人。
墓园里墓碑林立,一眼望去大都是灰白色的石头材质,看上去分外冷冽。王鲲鹏拎着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他准备好的香烛和线香,还有纸钱和打火机。他似乎对这边非常熟悉,一眼也不看四周,定定向一个方向走去。他走向墓园的角落,最后在一个偏僻的墓碑前停了下来。
“疯子,我来看你了。”他呆立了半晌,似乎不知道这一次该用什么样的开场白,嗫嚅了几下,有些干巴巴地这样说。然后他蹲下来,从塑料袋里拿出来线香和香烛,掏出打火机点燃插在疯子墓碑前面的香炉里面,又拿出一叠黄表纸点了放进火盆。
王八就这样蹲在疯子的墓碑前面,一边烧纸一边慢悠悠絮絮叨叨,似乎是在和老朋友叙旧。他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只是语速着实不快。
“那件事情距离现在也有七年了,圈子里面也平静了,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和董玲复合了,女儿今年也上了初二,学习成绩还不错,和我们当年那样一点儿都不像。这该算个好事儿,我也不打算让她接触咱们这一行,毕竟窥天道的人,命里总归会有五弊三缺,最少最少都会中一个。”
“方浊和金仲他们还是不相信你就这样挂了,我也不相信,可......”王八看着手中的纸钱在火盆里慢慢化成灰,火焰的颜色映着他的脸也映在他的眼睛里,因为风的缘故,烟雾向他这边飘了过来。不知是不是被刺激到了眼睛,王八将鼻梁上的眼镜取了下来,用衣袖很快地抹了一下,然后又戴上眼镜。
“我总觉得,像你这样的家伙是绝对死不了的,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俗话说祸害遗千年,你这祸害连三峡古道走阴路都走了下来,好歹也得留个上万年才够本吧?”
“其实说实话的,这么七年如一日地给你过来烧纸钱,我也有点厌倦了,连夫妻都有个七年之痒呢,不是?更何况咱们还不是夫妻,相处也不止七年了。”
“还有,我要搬家了,以后可能不会再过来了。搬到北京,不过,和部门没有关系,毕竟我答应了董玲。”手上的纸钱被一摞摞地放进火盆焚烧殆尽,而塑料袋也慢慢空了下来,纸钱烧剩下的灰烬被风吹起来,险些扑了王八满脸。王八把最后一叠纸烧完,拍了拍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他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捡起放在一旁的空塑料袋,转身朝着墓园大门走过去。
“疯子,再见。”

 

嗯当年的脑洞,以及坐等官方打脸

评论 ( 5 )
热度 ( 5 )

© 五仁冰皮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