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仁冰皮粽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是一种快乐。有朋自远方来。要命的。人不知而不愠。不是一个绅士。

【王疯】cp十虐

#梗来自微博,文字来自原文,要什么同人要什么我#
#不过美人迟暮改成英雄迟暮了#

【一虐英雄迟暮】
我看着王鲲鹏,跟邓瞳说的一样,这人老的厉害,头发全白了。眼角有两道深刻的皱纹。一张国字脸颓废了,眼球浑浊。下巴上的皮肤松散,胡子乱糟糟的,不知道多久没有修理过。眼镜也不讲究,镜片上蒙了一层灰,也不知道去擦一擦。

【二虐爱恨糊涂】
徐云风在山路上奔跑,已经在开始下雨了,道路泥泞不堪。同断武开始动手了。
王鲲鹏在看着大雨中,徐云风失魂落魄的跑过来。
“黄坤呢,”徐云风大喊,“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了。”
“第三轮开始了。”王鲲鹏平静的说,不理会徐云风的发问。
“开始了,”徐云风说,“同断武动手了,我不能跟他见面,我不能让曾婷卷入进来。”
“她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王鲲鹏说,“你急什么?”
“可是我的生命里,曾婷是存在的,你难道不懂?”徐云风焦急的说。
“也是就是说,不管曾婷是什么人,认不认得你,你都无所谓,”王鲲鹏的声音变小了一点,“只要你自己觉得很重要,对她很重要,你就会不顾一切的去做。对不对。”
“对!”徐云风斩钉截铁。
“那我呢。”王鲲鹏终于说出了他忍了很久,直到现在才终于说出来的这句话,“我做的事情,根本就不在乎所有人的看法,包括你,但是我也必须得做。”

【三虐知己成陌路】
“王八”我问道:“我们还会见面吗?”
王八站住了,回过头来,“希望不要见面了。”
“什么意思?”我追问。
王八边走边说道:“你自己明白……”

【四虐国破家亡万骨枯】
魏如喜的死,不仅仅是一个术士前辈去世这么简单,这意味着魏家将不会再有人赶尸,这是一个门派的消亡。而这个责任,已经不可避免的由王鲲鹏来承担。
更加让王鲲鹏无奈的是,他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忽视了徐云风的情绪,徐云风从一开始就不愿意介入到这种残酷的纷争之中,其实是他从一开始就能够理解这种无法背负的内心谴责。所以宁愿置身事外,做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
但是现在王鲲鹏知道自己更加没有后退的余地了,他相信,徐云风在长阳看着他,也许正在对自己说,你看,这就是你要的结果,我已经提醒过你无数次了……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王鲲鹏眼眶湿润了,是的,自己一直在误解徐云风,认为疯子就是一个无比矫情的人,但是这句话,不就是疯子在一直努力告诉自己八寒地狱的意思吗?

【五虐生离死别】
王鲲鹏和方浊搀扶着,慢慢的走向山下,邓瞳和黄坤迎接过来,分别把两人扶住。王鲲鹏把邓瞳推开,对着黄坤说:“你师父没了。”
黄坤和邓瞳都不说话。
王鲲鹏对着方浊说:“我兄弟没了。”
王鲲鹏双膝软到,两手撑在地上,眼泪滴落在泥土上,“我兄弟没了。”

【六虐恩义不复】
我从他们的身边走过,没有说话,一个招呼都没有打,就好像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一样。王八在我走过几步之后,才说:“恭喜你了,过阴人。”
这种腔调我听过,当年我和董玲也是这么恭贺王八成为诡道宗师的。
但是我已经不在乎,这句话如同一阵风从我耳边吹过,我不想跟王八哪怕是再说一句话,一个字。

【七虐求而不得苦】
王八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我愣了愣,明白了,对他喊道:“那能怎么样,要么我们换命,跟以前那田镇龙和老秦的儿子一样,这样我们就都开心了。我当风光的律师,把董玲娶了,再把曾婷当我的情人,妈的,多开心。也不用像现在一样,给女朋友买一套裙子都买不起!”我把自己的耳朵拎着,朝向他,“你也得偿所愿,用这个通灵的本事去当叱咤风云的镇邪术士,那样你开心啦!”
我知道王八是在羡慕我有学道术的资质,但我特别敏感这一点,忍不住跟王八发一顿牢骚。可是我和王八都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命运也许可以换,但命格是人一出生就牢牢烙印在生命里,无法更改的。
如果我学诡道,我也许会成为诡道继往开来最厉害的术士,因为我能做到把五种算术都纯熟运用。从王八的语气分析,从来就没有人,能做到这点。

【八虐失又复回终踟蹰】
我想走了,于是站到新郎面前看了很大一会,他似乎看到了我,但是因为不认识,也没有跟我讲话。他的确和我长得不像,一点都不像。
我回头慢慢的离开了,心里想哭,可是却笑了出来。
一个人拦在我面前,是王八。
“我一直想阻止你见梵天,”王八说,“我以为会回事毁灭性的后果,可是这种结果,很怪异。”
“没什么,孙拂尘提醒过我,”我回答,“这是我选的路。”
“滋味好受吗?”
“很难受,”我说,“孙拂尘没有抹去你的记忆,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

【九虐今生姻缘薄】
王八看着我:“真的决定了?”
“走吧,走吧。”我不耐烦的向王八挥手,“和董玲生了小孩,我要当干爹。”
“疯子……”王八慢慢后退,“再见。”
“别这么矫情,行不行?”我转过身,面对这那个无法探知的门。手向后摆了摆,“又不是以后不见面了。”
我听着王八一步步往回走去。越走越快。心里好笑,他这次是真的要去追董玲了。董玲订婚了又能怎么样。王八做什么事情都是志在必得。
——除了这次争取过阴人。

【十虐人人似君影,仍道不如初】
王鲲鹏和方浊站在了一起,两人并排,对着我作揖。
我还沉浸在对王鲲鹏的崇敬之中,没想到他竟然对我这么礼貌。我惊慌无措,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连回礼都忘记了。
“感谢你。”王鲲鹏对我说,“其实我一直反对让方浊把你卷入进来。可是你还是做到了。”
“我什么都没做……”我窘迫的说。
“蛇属在你身上,如果你中途放弃,铜鼎到不了这里。”王鲲鹏说,“我以为你会放弃,不过你并没有。你一个外人,能做到这点,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五仁冰皮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