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仁冰皮粽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是一种快乐。有朋自远方来。要命的。人不知而不愠。不是一个绅士。

阳光,欠条和葡萄藤【坑

古早的作品以至于直到现在还没继续写【躺

懒死我好了

只是想找一个地方先放一下.........

 

道道尔学院的一个荒废的园子里有一株葡萄藤,虽早已干枯死去,但却没有人将它砍了。或许是因为藤蔓太多了吧,或许是因为早就被遗忘了。听赫菲斯托斯校长说,这个园子以前很漂亮,里面栽满了各种花草。而那株葡萄藤的叶子一到夏天就会变得郁郁葱葱,秋天就已经有紫色的葡萄结出来了。很多人都在这里讲了很多心事,因为葡萄藤不会把秘密说出去。库伯勒族的少年说:“啊,怎么才能真正让女神降临身体呢?”神族的少年说:“真是的,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变强啊!” 
其实这株葡萄藤在少年们的心中一直都是个吉祥物的存在,有人曾好奇过到底是谁栽下了这株葡萄藤,便去问赫菲斯托斯校长。校长想了很久,好像是在回忆这什么,缓缓道:“啊,时间太久了,有些记不清。不过那只是两个笨蛋而已,两个什么都不懂的笨蛋。” 
所以到现在还是谁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被栽到这里的,只知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壹】 
五月的风夹带着些许热气吹了过来,宣告着春天已经过去。此时正是下午一两点钟,阳光正好,虽然有点热。弗雷坐在树下看书,树叶间的缝隙将阳光剪成碎碎的样子洒了下来。 
这个时间段的校园很安静,连往常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都空无一人,估计都是在睡午觉。弗雷是极爱书的,但若是周围吵吵嚷嚷他是看不进去的,所以一有了空闲他必定会寻个僻静地方待着。不过,却总是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破烂事让他不能安静看书。 
“弗雷殿下,道道尔校长让我告诉你,赵公明又放债了!” 
弗雷皱皱眉,心道怎么想要安安静静呆一会就那么难,连特意把看书时间放在大中午都没用=L=一边将书合上起身向声源望去。一个库伯勒族的少女【划掉!】跑了来,或许是因为跑得太快了而显得有些气喘。弗雷脸上露出他标志性的微笑,道:“知道了,谢谢。” 
那个家伙显然是被传说中的金色阳光大人的笑容闪到,一边花痴流鼻血一边碎碎念着“不愧是第一想嫁殿下果然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喂少年流了这么多血真的不要紧么=L= 
弗雷脸上稍显无奈,转身向学院中心街走去。依他往常的经验,赵公明这家伙一般都在他的当铺中。这样想着,便加快脚步向中心街走去。 
当他推开门,赵公明正笑眯眯地写下一张欠条。他抬头见到他进来,便说道:“啊呀小弗雷你这次来晚了吧,欠条可是已经写好了哟~☆”语气一如既往地欠扁连“~☆”都能听出来,让弗雷忍不住想要放大招揍他。 
“你都这么有钱了,还放高利贷作甚?”弗雷挑眉,“若真是闲的慌,我们来过两招试试?也省得你整天放债我整天来管。” 
“哟小弗雷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可不是我逼着他们来欠债而是他们不请自来的~☆”赵公明笑道,语气却又一转,“话说回来,你那好弟弟托尔前些日子又摔了一个花瓶,成化年间的粉彩。现在总共欠了94832两银子了再接再厉啊~不过咱俩啥关系啊谈利息什么的伤感情就不用了,不过这账是记在你头上的~” 
弗雷有些头痛的揉了揉额角,心道托尔这死孩子真是不给他省心,整天不是碰了这里就是摔了那里,当真是一刻也不得闲得跟在他屁股后头不停地收拾烂摊子。 
“唉,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啊爱卿……”赵公明叹着气,一只爪子搭上了弗雷的肩膀,“爱卿加油还债吧……或者答应我几个条件就一笔勾销~☆” 
黑金色头发的少年皱了皱眉头,拍掉了那个笑得一脸二货的人的爪子,道:“如果是从此以后都不管你放债的话免谈,校长大人让我做这个守护者可不止要守护学院的安全,像你这种家伙那是更得防范的。还有,你拍我肩膀是想要提醒我你比我高吗?” 
“啊呀呀不愧是弗雷呢竟然一下子就看出我的意图了~☆真是的爱卿你就是太认真了干啥事儿都这样一点都不好玩我好伤心啊,”赵公明摇着扇子笑眯眯,爪子再一次搭上弗雷的肩膀,“还有我比你高这事儿是事实爱卿不要逃避哟这可不像你哟~☆” 
少年无奈地叹口气,抬起头向窗户看去。下午的阳光透过木头镂空雕花的窗框穿过玻璃照了进来,连空气中缓慢飘飞的灰尘微粒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他眯起眼睛,估摸着这时间也应是快到上课了,不由再次感叹怎么找个僻静地儿看书就这么难,三次五次都能被搅黄了。 
“赵公明,快上课了。”他出声提醒身后的人,“托尔也应该快起床了,我还得领着他去教室。这死孩子还不认路,让他自己去的话估计走半路就不知道丢到哪个犄角旮旯了。” 
“好啦好啦,知道你是个弟控,那你就走吧,”赵公明挥挥手,还不忘欠揍地提醒一声,“别忘了还债~☆” 
“去死吧你。” 
赵公明靠在门边,目送弗雷渐行渐远,直到他拐过一个弯后彻底看不见,才转身走进当铺,顺便关上了门。 
阳光正好,风轻云淡。

【贰】 
等到下课已经是夕阳西下了,讲台上的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划出白色痕迹。橙红色的光线从窗户外照进来,将墙壁都映成了暖色。老师还是那样子拖长了声音在啰里啰嗦,让人止不住地犯困,纵使弗雷是一个好学生也忍不住趴在桌子上望着窗外的夕阳发呆。艳丽的颜色不似白天那样的金黄般刺眼,而是如水的姿态,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抓一把。 
托尔应该已经下课了吧……他想。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又和洛基打架,老师告了状然后被阿瑞斯惩罚面壁思过了。一边想托尔在面壁思过时候那满脸怨念的表情,他的嘴角便忍不住上翘,连眼睛中都含满了笑意再次萌杀了周围一群库伯勒族。 
待耳朵里听到了老师说出放学二字,他便直接拎起书包站起身把凳子推回桌子里向门外走去。诶你问不用收拾东西吗?傻啊刚才讲台上的海豹都啰嗦那么长时间连收拾搬家所需物品的时间都绰绰有余了好不好=口= 
弗雷走在街上心中寻思着今天该没点什么菜回去做晚饭,家里还剩点鸡蛋和青椒应该可以炒个菜,要不再买个鱼头买两块豆腐做个鱼头豆腐汤?听校长说鱼头是补脑的正好给托尔和洛基多吃一点,省得以后变成只会打架智力低下的野猴子。 
“我回来了!” 
“呜呜呜弗雷哥哥你总算回来了……”见他回来托尔立马就直接冲过来抱住他的腿一边抹眼泪一边可怜巴巴地控诉,“呜呜呜我今天和洛基打架老师告诉了阿瑞斯然后他叫我和洛基那个讨厌鬼面壁思过还说不让吃晚饭呜呜呜……” 
果然又是这样,在学校和洛基打架再次被老师找家长而且很不巧找的是阿瑞斯然后被勒令面壁思过我能说早就料到了么……弗雷无奈地想,面上还是维持着温柔的微笑并且努力控制自己想要抽嘴角的欲望。 
“好啦没事了,”他蹲下来伸出手去揉托尔的一头乱毛,“我去和大哥说一说,他也只是想让你不要在打架了而已,毕竟都是兄弟嘛。”起身去阿瑞斯的房间,“对了,今天晚上菜是青椒炒鸡蛋和鱼头豆腐汤哦~” 
“弗雷哥哥好棒!可是怎么又没有包子……”托尔眼睛亮闪闪,“不过只要是弗雷哥哥做的菜就很好吃呢,怪不得赵公明今天又过来晃然后说想让弗雷哥哥当他的贤内助呢。” 
“托托托……托尔,你说什么……”弗雷背影突然一僵,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跌倒,“你知道贤内助什么意思吗?” 
托尔眨巴着眼睛:“知道啊,就是做饭的人啊~赵公明说的。” 
果然小孩子就是头脑简单好骗不行必须要给他喝鱼汤了还有核桃,不然以后真的会变成智商捉急的野猴子啊= =+弗雷内心腹诽着,转身敲了敲阿瑞斯的房门。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了,里面还是没反应,然后弗雷忍无可忍直接一脚踹开门,发现窗户大开着房间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果然又去买学院八卦杂志了么,很好很好很好今天的晚饭就做三人份不用管这个家伙了了。要了解自己的弟弟居然还要从八卦杂志上面阿瑞斯你这个哥当得很好啊还是说八卦杂志上面有你心爱的姑娘【咦】呢?手中渐渐的用力,然后黄铜的门把手在哀嚎中齐唱地逝去成一堆扭曲的金属块。弗雷关上阿瑞斯的房门转身对洛基和托尔笑道:“好了大哥说你们不用站了,晚饭不用做他的就我们三个吃。”他见那两个娃闻言立马就兴奋地跑向餐桌,胳膊晃动着手上还带有白天打架没洗干净的泥巴,蹙了蹙眉,“不过要先·洗·手·哦~” 
然后那俩熊孩子立马就僵住了转过头对他嘿嘿嘿笑,他不言不语也对着他们温柔地笑,然后没过半分钟俩熊孩子低着头乖乖去洗手间了,弗雷叹口气走到厨房开始做晚饭。

【叁】 
关于哄托尔和洛基这俩娃子睡觉的事儿弗雷真心很想掀桌,每天都是要到很晚很晚才上床而且还要听睡前故事,就算是他说睡晚了长不高也没用。到了晚上他很想直接出言拒绝但是看到两个娃儿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就心软了,然后认命地从书架上拿下一本童话绘本。但明明是两个男孩子却喜欢听【白雪公主】、【海的女儿】还有【灰姑娘】这种只有库伯勒族的小孩子才会喜欢的童话是闹哪样啊!弗雷百感交集,有些纠结。“过了一年,这些姊妹中有一位满15岁了,可是其余的呢--唔,她们一个比一个小一岁。因此,最年幼的那位公主还要足足地等上5个年头,才能够从海底浮上来看看我们的这个世界……” 
他念着念着,忽闻着身旁没了动静。抬起头看,却发现两个混小子早就已经睡熟了,胳膊腿都露在被子外面,你的大腿压着我的肚子我的脑袋枕着你的胳膊那样。弗雷呼出一口气将绘本放在身旁去帮他们盖好被子,把书放回书架后关灯出了房间,俨然一副好妈妈【等等划掉!】啊不好哥哥的样子。他走到餐厅准备把晚上吃完饭后的盘子筷子还有碗洗了,走到餐厅却看见阿瑞斯拿着筷子在埋头吃饭。等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你怎么会用筷子我也是赵公明手把手教了之后才会的好不好!=口=【喂重点错了 
阿瑞斯听到脚步声抬起头默默地看了弗雷一眼,然后埋下头继续吃,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弗雷身上正在不断冒出的黑气。不得不说弗雷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像家庭主妇,抱着胳膊冷冷地望着餐桌以及餐桌旁正在吃饭的那个人。其实阿瑞斯只是故作镇定而已,如果不是刘海太长的缘故早就可以看到他额上的些许冷汗了。 
喂明明四个里面我是老大为什么气场还没有弗雷强啊!←这是来自阿瑞斯的怨念。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阿瑞斯在吃完饭之后很自觉地收盘子洗碗,弗雷转身回到自己房间换衣服睡觉。喂四兄弟的日常这样子真的大丈夫么突然觉得阿瑞斯是巴巴弗雷是麻麻然后他们带着两个孩子这种毫无违和感的设定是怎么回事作者你坏掉了吧!【摇 
弗雷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丝毫没有睡意。窗户没有关,风吹进来吹得挂在窗口风铃不住摇晃,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算了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做饭叫那两个起床吃饭还要送到教室门口要是起不来就好玩了,他想。便闭上了眼睛,不久也便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像往常那样叫醒两个熊孩子带着他们去教室,在嘱咐了一大堆例如不可以打架等等的事情后他拍拍托尔和洛基的脑袋去了自己的教室。 
【爱卿~☆】台上的老师在唾沫横飞地讲课,赵公明有些无聊,便写了个纸条团成团,朝弗雷的桌上扔去。弗雷打开来看,上面只写了两个字还有波浪线加五角星。他有些不解,写了个问号扔回去。 
【?】纸团被扔回,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赵公明的头顶。他打开后提笔刷刷写上几个字再次丢了去。 
【待会下课去后山吧】弗雷微蹙眉,脑袋里想着这个家伙又哪根筋搭错了或者吃了啥拧巴了,突然就要去后山。不过这也算正常的,若是那天赵公明没有抽抽那才不正常。他手上拿着皱巴巴的纸条,回过头看着赵公明,点了点头。 
赵公明的嘴巴咧开,嘴巴里面的牙齿又白又整齐,着实一副二货表情。

评论
热度 ( 3 )

© 五仁冰皮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