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仁冰皮粽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是一种快乐。有朋自远方来。要命的。人不知而不愠。不是一个绅士。

【依旧明弗】印记

【一】
道道尔学院的日常还是如往常那样平和,夏日的微风吹过街道两旁的行道树,郁郁葱葱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响声。道道尔斯基拄着短小的手杖站在校长室的落地窗前,眼中含着笑意,望着街上嬉笑打闹的学生们。他欣慰着世界越来越和平学校越来越好了,一边暗自叹息自己的威严已经落了一地。道道尔学院的校长不禁低下头沉思,思索着学校的事情还有自己的七彩玛丽苏罐头。校长室的门被很礼貌地敲了两下,少年清亮的嗓音响在门外:“校长,我可以进来吗?”
道道尔斯基慢慢转过身子让自己的正面对着大门,清清嗓子道:“进来吧。”门外的少年身着整齐的管家服,脖颈前扎束的领巾很干净,修长的腿被包裹在笔挺的黑色长裤中。他走到道道尔斯基面前乖顺地蹲下望着道道尔斯基的眼睛,就像是准备听师长教诲的乖学生。实际上他也确实是道道尔斯基的学生,而且还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只不过这一切已经成为了过去式。道道尔斯基看着面前少年的眼睛,一片清澈见底的琥珀色,只不过那眼神中满是漠然,没有一点儿情绪。他有些百感交集,刚才的那一瞬间简直就和多年前一模一样,少年乖顺地蹲在他的面前,下午的阳光从落地窗外照进来照在少年乌金色的头发上。那双眼睛中满含着温暖,脸上是柔和的微笑和对师长的尊敬。
对于这个孩子他一直都是怀着歉疚的,他想。当年的事情其实他一直都知晓真相,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无法说出口,大抵不过是为了学院这种迂腐的理由。弗雷低下头,望着地面不知在想着什么,背却仍然挺得笔直。老海豹望着少年有些艰难地动了动嘴唇,似是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那样,半晌,终于开了口:“弗雷,那个诅咒……”他的声音有些踌躇,而后还是咬咬牙,闭上了眼睛,“已经没多少日子了。”他的声音无力,音量也徒地降了下去。弗雷微的抬起头看着道道尔斯基,只是仍然不说话。而他的眼睛中,也出现了丝释然。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的,毕竟这是你自己的身体。”道道尔斯基苦笑,伸出手轻抚少年柔软的头发,“当年你将毗湿奴下在赵公明身上的诅咒印记转移到自己身上,现在的时间……也快到了吧。弗雷嘴角轻挂起一抹笑,望着道道尔斯基的眼睛:“校长,我知道。毕竟,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吗?”他抬起手去触碰道道尔斯基的手,“我从未为当初这个决定后悔过,而且我只是一个并不受欢迎的家伙而已。如果就此消失或者死掉的话,肯定很多人都会欢呼然后庆祝三天三夜吧。”他语气微向上扬,满不在乎。道道尔斯基望着面前这个曾经最优秀的学生,不禁叹了口气。弗雷是最优秀的没错,但可惜是个顽固死脑筋。他默然不语,而弗雷慢慢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略微有些酸麻的脚腕道:“若是校长您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说罢行了个礼转身要拉开房门。
少年的手搭上了古铜色的金属门把,道道尔斯基突然又发话叫住了他:“弗雷。”少年停住动作,头微侧,漂亮的眼睛中有些疑惑,“不管怎样,不要让自己有遗憾。有些事,错过一次就没有了。”戴着礼帽的老海豹一字一句地说道,语气第一次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家伙,连目光都带了些疲累的味道。弗雷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微笑地轻点了一下头:“嗯。”之后便关上了厚重的木门,门锁落下,咔哒的声音分外明显。窗外的阳光斜斜地照进落地窗,在椅子后投下一条长长的影子。

评论
热度 ( 8 )

© 五仁冰皮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