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仁冰皮粽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是一种快乐。有朋自远方来。要命的。人不知而不愠。不是一个绅士。

【明弗】印记

【二】
弗雷揣着双手走在长廊里,脚下的皮鞋踩着地板发出嗒嗒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走廊。他微低着头,廊边上的壁灯轮流在他的脸投上光和影,一时间竟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其实也不用看,用猜都能猜到肯定是一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他思索着道道尔斯基的话,这个海豹老头平时里看上去一点威严都没有还吊儿郎当欠扁得要死,其实在关键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道道尔老头说的没错,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更加清楚,的确没多少时日了,准确的说是还剩下一年左右。反噬已经越来越严重,几乎到了他金色阳光力量也压制不住的地步。毕竟是毗湿奴的诅咒,哪里有那么容易。那家伙可是比吉祥天还强上一筹,而自己在吉祥天手中可是吃足了苦头。
当年他和道道尔斯基把诅咒印记从赵公明身体里导出来,便直接转植入他的心脏,用阳光的力量来对抗那种黑暗。其实那也是别无选择的事情,所有人中只有他拥有这种力量,更不要说他还是心甘情愿的。校长曾骂他痴,可若是因赵公明的话那也无所谓了,管他是痴还是傻。他临走前道道尔斯基说不要让自己留有遗憾,可又有什么事情值得自己去遗憾的呢?是没能看到托尔独当一面的那一天还是没能看到洛基得到自己的救赎解开心结?或者是阿瑞斯哥哥彻底破开了自己的封印,道道尔学院一代更比一代好?弗雷突然有些混乱,不由地手抚上额头醒醒神儿。
这些事情其实乍一想......还真挺遗憾的。托尔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不用说,而且他对洛基也是有那么一点亏欠。从这两个孩子能记事起,他的重心一直都放在托尔身上,而另外一个则真的是关心甚少。仔细回忆回忆,除了在他们幼时在晚上替他们盖好被踢掉的被子还有在他们睡不着的时候讲睡前故事唱摇篮曲之外真就没再干过别的了。什么你说阿瑞斯?这个家伙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哥哥,每天就只知道修炼你不要指望他能干什么照顾孩子的活儿。
嘛他知道自己是阿瑞斯带大的但他真的没什么记忆,毕竟那时候他也才两三岁左右,而等记事以后大部分出现的都是昊天老师。弗雷就一边走一边在想以后要不要对这两个孩子好一点,至少面对他们的时候不要板着一张冷脸多笑一笑?他坐在自己房间里面的软沙发上蜷着,打着哈欠很认真地一边思考,一边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落下了地平线,天空只剩下大片大片的火红。火烧云他见过很多,无一例外都是火红火红的灿烂样子。但令他奇怪的是,今天的似乎比平日的还要红上几分,那挨着地的边缘甚至还有几丝血色的意味。他就那样看着,然后很失败地发现自己还真没有那种特别遗憾若不干死不瞑目的事儿。换言之,就是自己当真没了念想死而无憾,现在就可以买个棺材躺进去数着日子埋下了。而且他的话就算埋了估计也没人能发现自己已经躺进去了,一个被称作恶鬼的家伙是没有资格被别人提起的,就算提起应该也是嫌恶的语气。他自暴自弃地想着。
面前那一大片的天空被染成鲜红色,刺目而耀眼,似乎也在嘲笑他如今的处境。就这样想着,他心里蓦然就一阵憋屈,索性看着云彩不移眼儿。不知怎么回事,这种浓烈的红色似乎有些灼痛了他的眼睛,他忍不住闭上眼睛缓解一下那种酸涩,不知怎么突然就想到了赵公明。印象中有赵公明好像也一直是这样一个浓烈明艳的色彩,不过从前他的衣服倒与这不符,是玄黑色的。而他的表情在以前也是常冷着一张脸,不似如今的傻兮兮,出现变化仅仅是在昊天老师那里吃瘪的时候。
他性子嚣张,向来是不服道道尔学院那些所谓师长的管教的,有时闹起来,甚至连昊天老师都管不住他。也只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自己在他身边的时候那家伙才会稍微收敛一点,不过每次都保持不了两分钟就会原形毕露。
他记得这人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就连现在的衣服也是一样的不修边幅露着个大肩膀,房间里面东一条腰带西一件袍子,床底下还可以翻出来一堆袜子。
弗雷承认这人思来想去的确没什么可取之处,而他恰恰就愿意替他去承受那个诅咒直到失去性命。他能怎么办?赵公明是除了托尔洛基阿瑞斯那三个血亲之外他最为熟悉的人。而且……也是他心之所爱。
尽管弗雷不愿意承认但这个是事实,他想抹杀也不可能。承认自己的心是神族最基础的勇气,他可不是个懦夫。只是可惜他现在活不了多久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陪伴赵公明走过未来的几万个日日夜夜,潮起潮落。
或许未来赵公明会找到这样一个人来陪他,但是绝对不是自己,而自己在那时也早已化为了地下的累累白骨。不过不知道这个来自东神族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离了他这个保姆,以后还会不会把他的金宫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垃圾场?赵公明这厮从没干过类似于打扫卫生这种十指皆沾阳春水的事儿,平时房间里面长时间没人收拾就会乱得堪比猪窝,脏乱差可想而知。他曾经抱怨过说:赵公明,你能不能保持一下屋子的整洁啊,好歹也算是个社会上流人士结果别人看到你的屋子里面全吓跑了!赵公明每每听他这样说则是在旁边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转移话题,顺便迅速拉他出去喝酒。他的酒量不行,连喝葡萄酒都会脸红更不要说赵公明从东神族那边带过来的女儿红,赵公明也为此吐嘈过好几次,但仍是乐此不疲地将他拉出去谈天说地,吟诗作对。

评论
热度 ( 7 )

© 五仁冰皮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