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仁冰皮粽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是一种快乐。有朋自远方来。要命的。人不知而不愠。不是一个绅士。

哨兵向导设定党费【x


【嗯之前和老胡说复活节写,哨兵向导设定王八安抚疯子的剧情,结果五一节才施工完毕【扶额

然后内容里面【只有灰色,没有丁点色彩的世界,甚至连极端的黑白两色都没有。所有的物体,都是不同层次的灰色。就跟小时候的黑白电视机一样,物体的显像,就是或深或浅的灰色。】部分用的原文

呜嗷其实感觉已经ooc了QAQ

还是不太能驾驭原作风QAQ

要是被雷到了我先,我先赔罪QAQ



     “疯子——!”王鲲鹏低喝一声,想要阻止徐云风有些失控的情绪,但无济于事,哨兵强烈的负面情绪诚实地从他的意识云中逸散开来,被向导全盘接收。

他感觉到疯子害怕得厉害,眼前也出现了疯子眼中的画面——只有灰色,没有丁点色彩的世界,甚至连极端的黑白两色都没有。所有的物体,都是不同层次的灰色。就跟小时候的黑白电视机一样,物体的显像,就是或深或浅的灰色。

过不去了。

他听见疯子的声音,转头望去却并未看到对方嘴张开,怔愣了一下,又听见那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过不去了。

农田里的稻草人被风吹得扑哧扑哧地动,随后突然转了方向,全部面对着王鲲鹏和徐云风。王鲲鹏认得这是罗师傅的法术,而这也使得他不得不暂时放下安抚疯子的念头,分出注意力到那边儿去。他伸手触碰徐云风的肩膀,释放向导素让他短暂平静下来,然后给他简单构筑了一个精神壁障。

他明白那个简陋的壁障其实起不到多少作用,但至少可以让疯子平静一下……大概可以。尔后他抬起头,看向那边。他看见两个身影在远处的水车下,正是金仲和罗掰掰。王鲲鹏暗自咬了咬牙,深吸口气,看向徐云风。
    “疯子,你相信我吗?”他的声音像是从牙缝挤出来似的,听上去轻得很,但却又有一股子赌徒的狠劲儿。哨兵看着他一言不发,但莫名地,稍微平静下去的意识云又生起些许不安。

我不信。

他的念头这样说,而精神触角也悄然溜出了些许,将不信任的信息诚实的传达给向导。徐云风觉得自己看上去只是在思考,王八也不知道他觉得一点谱都没有,但他却不晓得王鲲鹏早已知悉了他的想法。

虽然不被信任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王鲲鹏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了一丝受伤与挫败,他感觉有些心塞,但也清楚这不能怪疯子。于是他抿抿嘴,语气变得稍柔和下去,甚至带了些乞求的意思,尝试让徐云风信他。

“相信我最后一次好么?”他定定看着徐云风,顺势放开自己的精神触角,让它们盘桓在哨兵的身边,安抚对方炸了毛的意识云。也许是向导的行为起了作用,徐云风的表情有些微的放松,移开眼神小幅度点了点头。

王鲲鹏心中悄舒了口气,选择性地无视掉徐云风满脑子的不信不信不信,好声好气哄着徐云风和黄根伢子换了衣服,一边藏在袖子下的手摇起了铃铛。

他有些紧张,但摇铃铛的手却一丝没抖,叮叮当当的声音连贯地响着,单调的节奏让徐云风莫名犯起了困。哨兵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皮子也慢悠悠坠下去。

王鲲鹏瞅着徐云风被他催眠,更是认真了几分,屏着气一丝不苟地摇晃铃铛。他看见疯子那些从他意识云中溜出来的精神触角在铃铛声与他信息素的作用下变得安静,于是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精神触角把它们送回哨兵的意识云,末了再将意识云的外部捋顺。只是他到底还是记得自己在控制精神力方面还是个生手,没敢贸然侵入。

然后他就开始说话啦,最终目的也就是忽悠疯子装做尸体被罗掰掰带回去,然后醒了后顺便帮他打人什么的。嘴巴凑在徐云风耳朵边,声音缥缥缈缈,仔细听却是耍无赖般地一长串好不好。在得到了对方含混不清的,让他满意的回答后,王鲲鹏起了身,拍拍疯子的胳膊提醒他别走丢了。


评论
热度 ( 18 )

© 五仁冰皮粽 | Powered by LOFTER